聯合心理諮商所網站 -- 要有完美的我,才會有完美的愛?
正在加載......
X
 
會員帳號 :
會員密碼 :
忘記密碼    加入會員
要有完美的我,才會有完美的愛?

要有完美的我,才會有完美的愛?
 
/聯合心理諮商所 許曼君 諮商心理師
 
嘉琳走進諮商室時,外表給人一種自信又美麗的感覺。她三十出頭,剛從歐洲某設計學院畢業回台不久,目前是一間個人工作室的負責人,專門從事與時尚產業設計的相關工作。這樣一個才貌兼備的女生,加上出色的工作能力,理所當然吸引了許多追求者的青睞!但她卻都遲遲都不敢有所回應,原因出在她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,不值得讓別人喜歡,若貿然的答應和別人交往,那麼對方最後一定會發現她的缺點,覺得很失望而與她分手。這樣的念頭一直纏繞著嘉琳,讓她對於感情既期待卻又小心翼翼。而一個人的空虛寂寞,加上工作壓力的窒息感,常常讓她在深夜中轉轉難眠,心情焦躁不安。
 
當我們談到她之前的感情時,她用一種作夢般的眼神描述著前任男友,她覺得前男友是個近乎十全十美的人,外表與個性都很不錯,價值觀方面也和她相互契合,甚至是雙方家長都已見過彼此,並且相處融洽。她一度認為兩人應該就會這樣子一直走下去!但就當她開始忙於創立工作室時,卻突然發現原本每天聯絡的男友,不知曾幾何時已變成一星期才通一、兩次次電話,每個月見面的次數寥寥無幾,就算真的見面了,也不太有話聊。原本較為內向被動的他,似乎結交了一群新的朋友,每天都和他們走在一起,好像沒有了她,也沒什麼差別。
 
當她發現異狀詢問前男友時,得到的回應卻是:「妳很好,是個很忙碌又成功的女人!只是可能不太適合我。我發現擁有自己的空間,一個人生活也挺開心的,或許分開對我們都會好一點!」乍聽到這些話的嘉琳,簡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!這個與她相知相惜多年的男人,怎麼會突然的說出這樣冷漠的話?!可想而知,深受打擊的嘉琳突然陷入了一種歇斯底里的狀態。她拼命的想挽回男友,做盡了任何討好他的舉動,甚至是把工作都擺到一旁,只為了挽回他的心,但結果終究還是回不到過去,以分手做為收場。
 
「這件事讓我發現,其實我一點都不好,那些外表與能力上的表現,只會嚇跑男人!我真的只應該做個乖女孩就好了!」嘉琳說道。
        「你所說的"乖女孩"指的是什麼樣子??」我說。
「你知道的啊!就是那種會聽男人的話,在他們背後默默支持的女人。那才討喜吧?!」嘉琳的表情帶著點不以為然的樣子。
        「你聽起來好像不是很同意這個說法,但卻又不得不接受的樣子。所以如果你能變成那樣的乖女人,男友就不會離開你了嗎?」我說。
        「對!因為如果我不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,或許我早就會察覺到他被我忽略!我沒有適時的去關心他,發現他的不開心!還自以為他會為了我的一點成就而感到開心!我真的很自以為是,真的很傻…..」嘉琳一邊說著一邊流淚。「像我這麼不貼心的女人,有誰會喜歡?我真的很差勁,連一個女人基本能做的事都做不到!」
       
嘉琳的反應,正是一種深植人心的擔心害怕,那就是:「沒人能接受我的真面目,真正的我是不值得被愛的。只有迎合別人,我才有可能被愛。」因此當我們在關係中受傷了,被拒絕了,內心中第一個想法都會是:「我到底做錯了什麼?是不是我不夠好,不然為何別人都不能了解我,珍惜我?」這樣的念頭讓嘉琳陷入了一連串的自責中,她不停的在尋找關係中到底哪個環節出錯,自己還有哪裡做的不夠好。她不由自主的把所有的矛頭都指向自己,因為他是這麼樣一個"完美"的男人,所以問題一定是出在自己身上!慢慢的,原本是很肯定與喜愛自己的嘉琳,變成一個充滿自我懷疑與否定的女人,加上世俗對女性角色就該相夫教子的傳統期待,更讓她因分手而自覺羞愧,痛苦的無地自容。
 
這樣一個自我否定的習慣往往都來自於幼年時期,在你尚未有機會建立起良好的自我肯定概念時,就已經因為父母親,或其他主要照顧者的忽視或虐待,而影響了對自我的看法:「我一定是不乖,所以爸爸媽媽才會對我生氣,不理我。」、「都是我不好,如果我不是這個樣子,是不是他們就不會生氣了!」,或是「如果我表現好一點,聽他們的話,他們一定就會更喜歡我,更愛我了。」於是,帶著這種想法長大的孩子,永遠都會陷入「我不夠完美,所以沒人愛我;如果要人愛我,我就必須要夠完美。」的迴圈中。
       
為了重拾起嘉琳對自己的信任,我們去討論了那份自我懷疑的感覺,讓她能先面對自己的否定,承認自己的限制。
        「如果你能重新選擇做一個乖女孩,妳想你們的關係會有何不同?」
        「嗯….這樣或許我就能陪在他的身邊,瞭解他的需要,讓他覺得我是真的關心他,也是很愛他的。」嘉琳說道。
        「如果要達成這樣的結果,你必須得調整生活中哪些部份呢?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可能就沒辦法自己開工作室吧,那會占掉我生活太多部分。也許我會找份固定一點的工作,或者是少接一些案子,讓自己能空出多一些時間和心力去陪他」
        「聽起來這是個蠻大的調整。這對你自己在工作的期待上有什麼影響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可能就得犧牲一些自己的想法,去迎合別人的口味,畢竟老闆是別人,總不能都照自己的意思走。但這點有點讓我無法忍受,因為創意這種事本來就很個人,況且我現在已經做得還不錯,這對我來說有點像走回頭路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因此,若真的要你放棄現在好不容易有的一點小成就,對你而言也是很困難的,是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嗯,這些都是我喜愛的事,工作室就好像我的孩子一樣,這是我的心血結晶,好難說不要就不要!」嘉琳帶著些許的激動說道。
        「也就是說,工作室就代表了一部分真實的妳,是妳花力氣去表現出來給別人看的樣子,你很喜歡也珍惜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嗯,我喜歡我的創作,那是我的一部份,我能透過我的作品去表達自己的想法與概念,那是一種很痛快的過程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所以,你要丟掉真實的自己,才能得到男友的歡心,這是妳要結果嗎?」
       
嘉琳突然明白,自己所謂的一些好女孩行為,其實都出自於對真實自己的不信任和懷疑,而她原來是很喜歡真實的自己的,怎麼會因為一個男人的不愛,就全盤否定掉原本自己賴以維生的信念?!況且,在幾次諮商之後,嘉琳也看見在這段關係裡,雖然她沒辦法做到時時刻刻的陪伴,但在前男友幾次生命中的低潮期時,她總是給予很多的支持和安慰。因此,她也不是個只顧自己的成就,而不顧他人感受的工作狂,只是她就是無法將生活重心全部份在男友身上。
       
在接納了自己真實的感受與限制後,她開始能夠去用一個較為理性的態度去看待分手這件事,而非一股腦的把錯往自己身上扛。也使她承認自己並非完美,更能以一個寬容的角度去欣賞真實的自己。當你開始愛自己時,這表示你也會容許別人用他們自己的方式去愛自己。所以嘉琳不再拘泥於追問男友對她到底有何不滿意,而是尊重他能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。也因此瞭解到,分手不代表是自己不夠好,而是每個人在選擇對自己更好的關係罷了。
       
因此,若想擁有愛人的能力,首先妳必須要先學會愛自己,瞭解自己真實的一面,並接納自己的不完美。而後,才能在一個充滿了愛的環境中,敞開心門,讓自己和妳愛的人一同定居成長。

 

gotop